• <td id="exjm0"></td>
    <td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d>
    <table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able>
  • 陳鐵軍:鐵心拯中華 熱血染紅花
    發布時間:2023-07-28        作者:       

    主要生平

    陳鐵軍(1904-1928),原名陳燮君,出生于南?h佛山鎮(現佛山市禪城區)。少時受五四運動的影響,在佛山季華女子小學畢業后,為擺脫家庭封建禮教的羈絆,到廣州坤維女子中學、廣東大學就讀。期間,接受新文化、新思想教育,探索救國救民的真理和婦女解放的道路,投身反帝反封建的國民革命運動。1926年夏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中山大學中共支部委員、廣東婦女解放協會執行委員會委員、省港罷工勞動婦女學校教務主任等職。1927年四一五反革命政變后,她不顧個人安危,掩護鄧穎超同志安全撤離廣州。同年秋,隨同中共廣州市委組織部長周文雍積極籌備廣州起義,在廣州、佛山等地籌款及發動群眾。同年12月參加廣州起義,失敗后轉移到香港。1928年初奉命與周文雍返廣州重建廣州市委地下機關。1928年2月2日因叛徒告密,被國民黨反動派逮捕,受盡酷刑,寧死不屈。2月6日和周文雍鐵窗前合影,在紅花崗上并肩屹立,英勇就義,終年24歲。2009年,周文雍、陳鐵軍夫婦被中央宣傳部、中央組織部等十一個部門聯合評選為“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人物”。

    “當我們把自己的青春獻給了黨的時候,我們就要舉行婚禮了。讓這刑場作為我們新婚的禮堂,讓反動派的槍聲作為我們新婚的禮炮吧!”電影《刑場上的婚禮》男女主人公在生命最后時刻的結婚誓言曾感動了幾代中國觀眾。電影中信念如磐、意志如鐵的女主人公原型就是廣東佛山籍烈士陳鐵軍。

    大膽反封建  勇敢求真知

    陳鐵軍,原名陳燮君,1904年4月出生于佛山一個歸僑富商的家庭。雖然從小衣食無憂,但苦于被濃厚的封建禮教思想所束縛,不能像男孩子那樣去讀書,去見識世界。父母還早早就將她許配給佛山何合記盲公餅店的大老板做孫媳婦。生性倔強的陳鐵軍對此十分不滿,不愿成為傳統三從四德、精于女紅的大家閨秀,而是向往知識世界。14歲那年,在陳鐵軍的再三要求下,父母才將她和妹妹陳鐵兒送進坤賢女私塾讀書,開始識字啟蒙。陳鐵軍好學善思,在與社會接觸的過程中,她開始覺察到自己雖然生活在一個富裕的“小家”,但同時也生活在一個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大家”里。這個“大家”是那么的貧窮,人民是那么的痛苦。她熱切地渴望終有一天,世界會大同。

    恰在此時,1919年五四愛國運動的革命洪流沖擊著佛山這個古鎮。許多青年學生從廣州到佛山來宣傳,15歲的陳鐵軍拉著陳鐵兒沖向街頭聽演講、看傳單。有一支由廣州女子師范學校佛山籍學生郭鑒冰帶領的宣傳隊特別吸引她。這些人大聲疾呼“反對帝國主義,反對封建主義”“提倡男女平等,提倡民主科學”,一聲聲口號像春雷一樣喚醒了陳鐵軍沉睡多年的心,萌發了追求解放和光明的思想。陳鐵軍帶著陳鐵兒,把傳單接過來,在佛山散發。

    次年,郭鑒冰畢業,回佛山開辦了一所新型小學——季華兩等女子小學(現為鐵軍小學)。這遭到很多人的質疑與議論,認為“新型學校水平不高”。陳鐵軍卻不以為然,她對陳鐵兒說:“耳聞不如眼見,我們親自看看去!钡鹊郊救A兩等女子小學一看,校長和老師就是去年來佛山宣傳的那幾位女青年。于是,她堅信這就是自己要進的學校;丶液笏龍詻Q要求轉學,父母只好答應了。隨后陳鐵軍和陳鐵兒,還有七八個同學一起報名,成了這所學校的第一批高小學生。在這所新型學校里,她受到了新文化、新思想的啟蒙教育,成為一名品學兼優的學生。她不但在主要科目上勤奮學習,就連手工刺繡都非常認真。大家認為有失大家閨秀的穿制服、剪短頭發、上體育課等新制度新課程,她也與陳鐵兒帶頭參加。人們看到她倆朝氣蓬勃、英姿颯爽的樣子,漸漸從驚訝轉為羨慕,稱陳家兩位小姐像男孩子一樣。在陳鐵軍姐妹倆的努力下,短短的時間里,這所學校給佛山帶來了新風氣。

    然而好景不長。陳鐵軍小學還未畢業,就不幸遭遇了家庭變故。先是父親因病去世,不久母親亦病亡。陳鐵軍還沒來得及走出悲傷,封建的包辦婚姻又向她襲來。與她有婚約的何家借口老爺患病,要求娶孫媳過門“沖喜”!案改钢,媒妁之言”在舊社會是天經地義的事,何況對方又是富甲全市的巨商。由于父母病亡,婚事只能全憑哥嫂作主。哥嫂不顧陳鐵軍的反抗,秉承父母旨意,應允了何家要求。陳鐵軍迫于無奈,在何家答應了她提出的“拜堂后回娘家讀書”條件后,與何家少爺完了婚。陳鐵軍小學畢業后,何家就再三催促她回去當少奶奶,享受榮華富貴的生活。哥嫂也申明按照習規,不再供給她繼續升學的費用。因為了解何家少爺只是一個紈绔子弟,陳鐵軍堅決不肯屈服。在陳鐵兒的幫助下,她設法變賣了一些首飾和衣物,毅然決定沖破封建禮教的羈絆,到廣州讀書,去尋找一條民主自由的光明出路。

    鐵心跟黨走,矢志干革命

    1922年,陳鐵軍到了廣州之后,順利通過插班考試,進入廣州坤維女子中學(現為廣州市二十九中)讀書。不久,陳鐵兒也進了這所學校。在這里,她得到共產黨員、語文老師譚天度的引導與幫助。譚天度積極向學生傳播新思想、新道理,經常和學生一起談論國家大事,婦女解放,還推薦《向導》《新青年》等進步書籍給陳鐵軍看,引導她學習社會主義理論。陳鐵軍思想覺悟很快提高了。她與同班同學區夢覺等組織起時事研究社,如饑似渴學習馬克思主義,研究時事政治。她思想活躍,經常要求教師解答“如何實現世界大同、婦女解放”等問題,還不時地在報刊上發表文章,如《世界革命與民族革命之關系》等,針砭時弊,探索救國救民的真理和婦女解放的道路。陳鐵軍和區夢覺等一批青年還主動向譚天度提出加入中國共產黨的要求。譚天度教育她們應先參加黨的工作,經過斗爭鍛煉才能入黨。1924年秋,陳鐵軍考上廣東大學(后改名中山大學)文學院預科。后在譚天度的介紹下,陳鐵軍與區夢覺結識了廣東區委領導陳延年、周恩來等人,并被安排與婦女運動領導人鄧穎超、蔡暢一道工作,積極投身到反帝反封建的國民革命運動中。

    1925年,五卅慘案發生之后,廣州和香港的工人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舉行了舉世聞名的省港大罷工。6月23日,廣州工人和革命群眾舉行了示威游行,聲援五卅運動。陳鐵軍不顧學校要學生提前放假的規定,和區夢覺等人參加了廣州聲援五卅運動的示威游行,并沖在隊伍前面。她們手揮小紅旗,振臂高呼:“打倒帝國主義”“為五卅犧牲的烈士報仇”等口號。當游行隊伍行至沙基時,沙面租界的英、法帝國主義殘酷地向游行隊伍開槍掃射,制造了震驚中外的沙基慘案。在這次游行中,陳鐵軍感受到群眾的偉大力量,也親眼看見帝國主義的猙獰面目。陳燮君回到學校后又遭反動分子的毆打。這些血的事實教育了她,婦女要真正解放,人類要得到真正的幸福,只有在共產黨的領導下進行斗爭。陳鐵軍不久就參加了新學生社,和廣大進步青年一起,高舉反帝反封建的旗幟,為革命斗爭不懈努力。為表示自已鐵下心腸干革命的決心,將原名陳燮君改為陳鐵軍。這個名字寄托了她拯救祖國、拯救人民的崇高理想,也表現了她隨時準備為革命捐軀的堅強意志。后來,原名陳燮元的妹妹改名為陳鐵兒,和姐姐一起鐵心跟黨走,誓把一切獻給黨的事業。

    1925年暑假,陳鐵軍考進廣東大學(中山大學前身)文學院。次年,陳鐵兒也進了中山大學理學院。她們一面讀書,一面堅持斗爭。陳鐵軍不僅帶動陳鐵兒參加了革命,還把革命的火種也撒到其他姐妹的心田上。她常常把進步的老師和同學帶到佛山開展革命宣傳,指導佛山開展婦女運動。她還把一些優秀姐妹吸引到大革命的策源地廣州,和她們并肩戰斗。區夏民、區夢覺都是她的親密戰友。李淑媛原是陳鐵軍嫂嫂的妹妹,也一直跟著陳鐵軍姐妹干革命。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廣州的工運、農運、婦運、學運如火如荼地開展。陳鐵軍積極參加中國共產黨黨領導的各種社會活動,自覺到工人隊伍中接受鍛煉。她到手車夫工會勞工子弟學校教學,到罷工工人家屬中去開展工作,鼓勵家屬支持罷工斗爭,跟他們一起打草鞋、縫衣服,支援北伐大軍。她把白上衣、黑裙子的學生制服脫下來,換上大襟衫、闊腳褲,像一個普通女工一樣。她還到工人家里幫忙干活,工人都把她當成自己人,既敬重又疼愛她。

    經過嚴格鍛煉,1926年4月,陳鐵軍由區夢覺介紹,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隨后擔任廣東婦女解放協會執行委員會委員等職務,組織開展婦女運動。當時共產黨正為支援省港罷工工人,組織義務獻金運動,陳鐵軍就省吃儉用帶頭捐獻,并在街上積極宣傳。她還在省港罷工委員會的勞工子弟學校義務任教,兼任罷工勞動婦女學校主任。她還在《廣州民國日報》上發表文章《世界革命與民族革命的關系》,號召團結一致開展革命,探索救國救民道路。10月,國民黨廣東省黨部和中山大學特別黨部在中山大學西堂舉辦婦女運動人員培訓班。鄧穎超任所長,陳鐵軍任教務主任,負責具體工作。在鄧穎超等人領導下,陳鐵軍先后為準備去農村工作的婦女干部開辦了兩期“婦女干部訓練班”,除聘請黨內外知名人士講政治歷史理論課外,她自己還負責講授《婦女運動的目的、任務和方法》等課,深受學員的歡迎。此時,國民黨右派在中山大學學生中的右派組織“士的黨”和“女權大同盟”亦積極活動,妄圖篡奪中山大學學生會領導權。陳鐵軍等一批革命學生,與他們進行了堅決的斗爭。陳鐵軍的表現受到了同學的愛戴,后被選為中共中山大學文學院支部委員和中山大學中共黨支部委員。

    鐵肩擔使命 戰斗守初心

    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背叛革命,在上海屠殺共產黨員。15日,廣州的反動軍閥也對共產黨舉起屠刀,整個廣州城籠罩在白色恐怖中。是日凌晨,大批軍警包圍了中山大學。陳鐵軍在這緊急關頭,堅定沉著,勇敢爬上大樹,翻越墻頭,成功撤離學校。此時,她不顧個人安危,又馬上執行上級指示,幫助因難產住院的中共廣東區委婦委委員鄧穎超安全撤離廣州。她穿旗袍、戴耳環,喬裝成貴夫人,逃過軍警耳目,徑直奔到廣州市柔濟醫院。她走到鄧穎超床前一笑,喊了聲“大姐”,并急切說道:“我代表組織來通知你,馬上離開廣州”。當時,醫院醫生王德馨和護士韓日珍被陳鐵軍等人的忠誠所感動,也不顧危險來掩護病中的鄧穎超。在她們的幫助下,鄧穎超取道香港轉移到上海。

    不久,陳鐵軍被學校開除,并秘密潛回佛山,躲避追捕。由于不敢暴露自己的行蹤,廣州黨組織也遭到破壞,陳鐵軍與黨組織暫時失去了聯系。她的哥哥勸她不要冒被殺頭的危險,準備送她到國外留學?伤芙^了,并堅定說道:“正是革命到了緊要關頭,才需要不怕危險的人,為大眾的幸福而不怕犧牲,這也就是我的幸福!备绺绫凰母锩鼰崆楹蛨远ㄒ庵舅袆,表示尊重她的選擇。1927年8月,陳鐵軍與組織恢復聯系,遂與陳鐵兒回到廣州,并馬上深入群眾中去,宣講革命道理,揭穿敵人散步的謠言,白天穿街過戶作宣傳,晚上印制革命傳單《告工人書》《告農民書》。為了工作方便,陳鐵軍奉命協助廣州市委組織部長兼市委工委書記周文雍同志以夫妻名義掩護進行秘密活動,在廣州建立地下市委機關,積極組織工人進行秘密武裝斗爭。同年10月,陳鐵軍在廣州東皋大道廣場上召開婦女群眾大會,痛斥四一五反革命政變。

    1927年11月1日,周文雍因組織領導示威游行被捕入獄,所幸其身份并未暴露。富有斗爭智慧的陳鐵軍在黨組織安排下,積極展開營救。周文雍吃了獄外傳送進去的加了大量辣椒炒的食物,又不喝水,借此引起病狀。不久,周文雍開始發高燒,呈現重病狀態。此時,和周文雍同時入獄的工友們故意鼓噪鬧事,說他患上了傳染性極強的傷寒,迫使獄方不得不送周文雍去醫院就醫。借此機會,陳鐵軍等人成功營救了周文雍。周文雍在監獄里受盡酷刑折磨,渾身都是被打的傷痕。陳鐵軍遂像真正的妻子一樣,日夜陪伴著他,無微不至地照顧著他,兩個年輕人心越來越近了,但又礙于革命大業不敢顧念兒女私情,默契地將一切埋在心里。

    黨組織勸周文雍去香港休養一段時間、暫避風頭。對此,他堅決不同意,豪邁地說:“怕危險,還干革命派?!”還不顧傷病馬上投入到廣州起義準備工作中。陳鐵軍則機智勇敢地掩護周文雍開展緊張的籌款、發動群眾、組織武裝等工作。她秘密聯系工人印發起義宣傳單,組織婦女縫制起義用的紅布帶、紅袖章和紅旗,通過喬裝給士兵運送槍支彈藥,協助周文雍草擬起義綱領、書寫標語等。廣州起義前夕,陳鐵軍執行了一個極為重要的秘密任務,給工人赤衛隊運送武器。當時,她打扮成送菜人的樣子,用布包住嘴,臉上只露出兩只大眼睛,從容不迫地走進黨的秘密根據地。接頭后,她打開菜筐,拿開菜筐上的東西,從下面摸出兩條長槍(長槍管毛瑟手槍,俗稱駁克槍)和幾個手榴彈。當時因情況緊急,沒說幾句話,陳鐵軍就離開了。廣州起義時,陳鐵軍和陳鐵兒都在中共廣州市委工作,周文雍在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兼任工人赤衛隊總指揮。陳鐵軍與陳鐵兒一方面準確無誤地把起義總部的指示傳送出去,一方面又巧妙地為工人赤衛隊運送槍枝彈藥、組織女工制作義旗、紅袖章、紅領巾等。由于敵我力量懸殊,廣州起義堅持了三天就失敗了。陳鐵軍和周文雍、陳鐵兒等受命轉移到香港。

    鐵血染紅花,精神永流傳

    1928年1月初,黨組織為重新收集力量,部署新的戰斗,便把周文雍派回廣州,讓陳鐵軍仍以夫妻名義掩護他。陳鐵兒、李淑媛也一起回到廣州,和周文雍、陳鐵軍共同開展工作,繼續從事革命活動。陳鐵軍姐妹倆經常冒著生命危險,協助周文雍活動,尋找失散的共產黨員和革命同志。他們相互掩護,緊密配合,很快就恢復了黨組織和廣州市委秘密機關,并醞釀在春節期間發動工人舉行春季騷動。當年春節,為了更好地協助周文雍組織這次活動,陳鐵軍和陳鐵兒冒著風險,喬裝成闊綽的少婦,回佛山找家人籌措活動經費。這時家中還有哥哥和嫂嫂。因為陳鐵軍姐妹參加革命的影響,家里的生意已做不下去,日子也過得越來越艱難。但陳鐵軍和陳鐵兒的革命意志感動了他們。當陳鐵軍離開的時候,哥嫂東籌西借,湊了兩百大洋交給她倆,支持她們干革命。

    陳鐵軍姐妹回到廣州的第二天,風聲更緊了,省委要陳鐵軍到香港?紤]廣州局勢嚴重,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她便讓李淑媛到香港匯報。2月2日這天,由于叛徒告密,敵人包圍了設在廣州榮華西街的市委秘密機關。在鄰居的幫助下,陳鐵兒及時撤離脫險。陳鐵軍與周文雍不幸落入敵手。在獄中,敵人使用了灌辣椒水、吊飛機、坐老虎凳、竹簽釘指心等各種慘無人道的酷刑,但陳鐵軍和周文雍始終保持了共產黨員大義凜然、堅貞不屈的革命氣節,沒有向敵人吐露黨組織的任何秘密。在獄中,周文雍還在監獄墻壁上題寫了《絕筆詩》:“頭可斷,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滅。壯士頭顱為黨落,好漢身軀為群裂!睈佬叱膳姆磩优稍跊Q定對他倆下毒手。

    得知被判處死刑,周文雍與陳鐵軍十分淡然,2月6日臨刑前,周文雍向敵人提出一個要求,希望跟陳鐵軍拍一張合影。敵人答應了。隨后,他們帶著滿身的傷痛留下了一張珍貴的鐵窗下的合影,將彼此埋在心底里的愛情公之于眾。隨后,他們被敵人從廣州長堤的國民黨衛戍司令部監獄押赴刑場。周文雍身穿線條西裝、白襯衣,外面穿著黑色絨大衣;陳鐵軍身穿中式長袖短衫,深色長裙,頭上戴著絨線帽子,肩上披著周文雍給她披上的圍巾。前面有騎馬的偽軍警開路,后面有大大批軍警押陣。馬路兩旁,敵人五步一崗、十步一哨進行警戒。陳鐵軍與周文雍并肩屹立在紅花崗上英勇就義,年僅24歲。次日,廣州和香港的報紙都報道了此事,他們在鐵窗下相依而立的照片被刊登在報紙上,報紙在照片旁以陳鐵軍的口吻附加了一句話寫著:“我們倆過去在一塊工作一直沒有結婚,現在我們宣布舉行婚禮”。

    得悉陳鐵軍周文雍犧牲后,陳鐵兒悲憤萬分,懷著最深摯的感情,寫下文章《悼周文雍同志》,發表在當時黨的雜志《紅旗》上,既沉痛悼念死者,又憤怒控訴反動派罪行。隨后,陳鐵兒帶著陳鐵軍的遺志,繼續開展革命,堅定表示“我的一切都是黨的,我要使我的鮮血射出革命的火花來”。鄧穎超聽到陳鐵軍周文雍犧牲的噩耗后淚如雨下,周恩來感慨:“這是人間最純真最高尚的愛情!焙髞,在周恩來的倡議和鄧穎超的支持幫助下,“刑場上的婚禮”被搬上熒幕,為全國人民所熟知。陳鐵軍的家鄉——佛山,也把她曾經就讀的小學改名為鐵軍小學,還修建(繕)了鐵軍公園、陳鐵軍故居、陳鐵軍紀念館。1994年8月14日,譚天度重返鐵軍小學,瞻仰陳鐵軍塑像。2004年,佛山舉辦了隆重的紀念陳鐵軍烈士百年誕辰活動。2009年,周文雍、陳鐵軍夫婦被評為“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人物”。

    陳鐵軍雖然出身于富商家庭,但她從反抗封建思想禁錮開始,最后成為了一名優秀的共產黨員、堅貞不屈的革命烈士。她的革命事跡永遠存留史冊,她的革命精神永遠激勵著后繼的人們奮勇前進。

    (蔣春香,中共佛山市委黨史研究室)


    廣東省委黨史研究室新媒體矩陣
    廣東黨史微信
    廣東黨史與文獻研究微信
    紅講臺微信
    南方+黨史精讀微信
    午夜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视,国产成人精品一区二三区,超h公用妓女精便器系列小说
  • <td id="exjm0"></td>
    <td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d>
    <table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