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exjm0"></td>
    <td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d>
    <table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able>
  • 阮嘯仙:堅忍卓絕丹心系家國
    發布時間:2023-08-10        作者:       

    主要生平  

    阮嘯仙(1898—1935),原名熙朝,字建備,號瑞宗,別號晁曦,出生于廣東省河源縣下屯鄉(今河源市東源縣義合鎮下屯村),是中國共產黨早期的黨員之一、廣東青年運動先驅、大革命時期著名的農民運動領袖、人民審計制度的創建者和奠基人,中共“三大”“五大”“六大”代表。1918年阮嘯仙考進廣東省立第一甲種工業學校機械科。1919 年組建廣州中等以上學生聯合會,并擔任執行委員。1920年加入廣州社會主義青年團,次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3年受陳獨秀委托,對廣東團組織進行整頓,被選舉為團廣州地方執行委員會書記,代行團廣東區委書記;同年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參加改組國民黨工作。1924年當選為中共廣東區委委員,同年任中共廣東區委委員及農民運動委員會書記。1925年擔任第三屆廣州農講所主任。1926年國民黨中央農民運動委員會、中共中央農民運動委員會相繼成立,阮嘯仙均被任命為委員。1927年因病未出席中共五大,依然被選為中央監察委員會候補委員;同年負責組織廣東省委,當選為省委委員,負責省委農委工作。1928年奉命成立中共仁化縣委并任書記,負責組織發動仁化暴動;同年出席中共六大,并當選為中央審查委員會委員。1929年從莫斯科回國,奉命赴南昌參加中共江西省委的領導工作,先后擔任江西省委委員、常委、宣傳部主任、組織部部長。1930年被黨中央派赴天津,擔任中共中央北方局組織部部長,先后兩次代理河北省委書記。1932年奉調全國互濟總會任救援部長。1934年被選為中央審計委員會主任,中央主力紅軍長征后,奉命留在贛南堅持游擊戰爭,并擔任中共贛南省委書記、贛南軍區政委。1935年3月6日,在江西省信豐縣安西鄉上逕村突圍戰斗中壯烈犧牲。2009年9月,被中宣部、中組部等11個部門評為“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人物”。

    志存高遠,救國救民信念藏心中

    1898年9月5日,阮嘯仙出生于廣東省河源縣下屯鄉(今河源市東源縣義合鎮下屯村)。學生時代,阮嘯仙就志存高遠,曾立下“揮筆落下如云煙,意志堅強可敵天”的愛國壯志。1904年,自幼就品嘗了生活的苦澀、艱辛與屈辱的阮嘯仙在“洪亨”小屋接受塾師啟蒙教育。1906年,入本村“聞嘯軒”學堂(后改名道南初等小學)念書,學業成績經常名列前茅,深得教員阮益三的喜愛,接受了大量進步思想。期間,阮嘯仙閱讀了大量描寫民族英雄的故事書籍,非常崇敬中國歷史上的英雄人物,遂以聞嘯軒學堂的諧音和蘊義,改名為“阮嘯仙”,并在自己的墨硯上,用小刀刻寫了“揮筆落下如云煙,意志堅強可敵天”的詩句,表達了他從小就立志改革社會、救國救民的遠大抱負。1914—1917年,入河源縣城三江高級小學讀書,所寫作文常念國家之貧弱、人民生活之艱辛,并主張變革、振興實業。1918年3月,阮嘯仙以優異的成績,奪得河源全縣唯一的招錄名額,考入廣東省立第一甲種工業學校(簡稱廣東“甲工”)機械科就讀。時值俄國十月社會主義革命的第二年,馬克思主義正陸續傳入中國。阮嘯仙如饑似渴地學習、研究,比較著各種新文化和新思想,思考著救國救民的新道路,開始接受馬克思主義思想。

    勇立潮頭,領導青年運動顯擔當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后,廣州各校的愛國青年學生積極投入到這場偉大的愛國運動中。阮嘯仙與該校好友周其鑒、劉爾崧、張善銘等進步學生,力主響應北京的學生運動,走出校門,主持召集會議,參加示威游行,積極投身反帝愛國運動。在陳獨秀等人的教育引導下,阮嘯仙與廣州各個學校聯絡,于6月17日成立了廣東中等以上學校學生聯合會(簡稱“中上聯”),并擔任該會的負責人之一。1920年8月,阮嘯仙加入剛成立的廣州社會主義青年團,并積極參加青年團的各項活動,成為青年團的活躍分子;1921年初又加入陳獨秀、譚平山等人在廣州成立的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并成為該會主要成員。

    1921年春夏之間,阮嘯仙與周其鑒、劉爾崧、張善銘等人,在廣東“甲工”發動和組織全校學生,成立工校學生校友會,針對校長高侖壓制學生、賬目不清、校務廢弛、設備殘破等問題,掀起了一場要求讀書、改造學校、驅逐校長的著名學潮,并取得了最后的勝利。他們四人被稱為“甲工四大金剛”,并在中國共產黨的早期領導人陳獨秀的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組織領導“甲工”學潮之后,黨的“一大”召開不久,阮嘯仙毅然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成為中共早期也是廣東最早的黨員之一,從此走上了職業革命家的道路。

    1922年6月,陳炯明在廣州發動武裝叛亂后,廣東社會主義青年團負責人譚平山調離廣東,團的工作由阮嘯仙負責,先后任廣東社會主義青年團書記、第一屆團廣東區執行委員會委員長、第二屆團廣東區執行委員會秘書等,是廣東最早從事青年團工作的重要領導人之一。1922年秋從廣東“甲工”畢業后,被安排在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廣東分部工作的阮嘯仙隨即投身工人運動,與劉爾崧等在廣州創辦愛群通訊社,出版《星期報》,并經常以通訊社的名義,出版發行《共產主義ABC》《階級斗爭淺說》等油印小冊子,擴大馬列主義在青年工人中的傳播。1923年初夏,受陳獨秀委托,阮嘯仙對廣東團組織進行整頓;8月出席社會主義青年團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會后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在廣州參加改組國民黨工作,在“新潮怒放”的時代,爭做“新社會的健兒”“為主義的實行家”。1923年11月,在黨的第三屆第一次中央執委會上,廣東青年團的工作得到了團中央的高度評價:“各地工作,以廣東最佳!

    敢為人先,領導農民運動踐初心

    第一次國共合作以后,國民黨中央成立農民部,阮嘯仙和彭湃、周其鑒、黃學增等人(史稱廣東省的“四大農頭”)以中央農民部農民運動特派員的身份,到花縣、順德等地去發動和組織農民運動,足跡遍及東江、西江、北江等廣大農村,走到哪,“阮嘯仙,阮嘯仙,農民見了哈哈笑,地主見了哇哇叫!”等童謠就傳唱到哪,農民稱他們是“腳上有牛屎的讀書人,不是耕田人像耕田人,我們耕田人把他當成自己人!

    為培養農運骨干力量,中國共產黨以國民黨中央農民部的名義,于1924年7月至1926年9月,在廣州舉辦了六屆農民運動講習所,阮嘯仙擔任第一至第六屆農講所的教員、第三屆農講所主任。因過度勞累,阮嘯仙患上哮喘病,身體十分虛弱,但“拼命三郎”阮嘯仙仍堅持親自講授“農民運動問題”“廣東農民運動狀況”,組織軍事操練,訓練后的農講所學員先后被派往各地建立農民協會,有力地支援了北伐戰爭,被稱為“農民運動的推進機”。除了開辦農講所,阮嘯仙還奔赴各地,親臨指導各地農民運動。1924年9月,阮嘯仙代表省農民協會在廣州花縣領導農民運動,親筆為農會題寫對聯“堅忍卓絕為吾人本色,奮斗犧牲是我輩精神!睍,這幅對聯被帶到四面八方,大大促進了各地農民協會的蓬勃發展。

    1925年5月,阮嘯仙出席并主持廣東省第一次農民代表大會,與彭湃、羅綺園3人被選為廣東省農民協會常務委員,負責全權處理會內一切事務。10月,阮嘯仙與彭湃為國民黨廣東省第一次代表大會共同起草了《關于農民運動決議案》,指導廣東農民運動發展,前往惠州等地協助指導成立農民協會。為加強對全國農民運動的領導,1926年11月,中共中央決定由毛澤東、彭湃、阮嘯仙七人組成中共中央農民運動委員會。由此,阮嘯仙與毛澤東、羅綺園三人同時成為國共兩黨中央農委委員的共產黨人。

    1927年,中國共產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在武漢召開,阮嘯仙被選為中共中央委員。為配合廣州起義,1928年1月,阮嘯仙奉命帶病前往韶關仁化安崗成立中共仁化縣委并任書記,負責組織發動仁化暴動。他與仁化縣農民運動領袖蔡卓文一起,在安崗地區深入發動農民,恢復和發展農民運動,迅速發展壯大了黨的組織,成立了董塘區鄉蘇維埃政府和仁化縣革命委員會,組建了廣東工農革命軍北路第八獨立團,并與由朱德、陳毅領導下輾轉來到仁化的南昌起義部隊互相配合,共同打擊破壞農民運動的地主豪紳,于2月13日攻入仁化縣城,發表了《仁化縣革命委員會政綱》和《暴動宣言》,打破了國民黨的白色恐怖,震撼了粵北大地,開創了以仁化為中心的武裝割據新局面。在四面白色政權的包圍中,他嘔心瀝血建立的中國第一個縣級蘇維埃政權—仁化蘇維埃政府巍然屹立了10個月之久,堪稱黨在土地革命戰爭中領導的武裝暴動堅持時間之“最”,不但策應了湘南暴動,還呼應了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斗爭,為大革命失敗后探索新的革命道路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阮嘯仙不僅有豐富的農民運動實戰經驗,對農民運動理論也頗有研究。他不僅研究廣東的農民運動,而且對湖南、廣西、湖北、四川、山西、陜西等省的農民運動以及外國的經驗材料也做了廣泛的研究。他1926年所撰著的《中國農民運動》是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領導近代中國農民運動的經驗總結,是指導當時農民運動的重要作品,得到毛澤東的充分肯定,并把它列為第六屆農講所學員學習的必讀教材之一。根據中國共產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安排,阮嘯仙在會上做了“仁化縣農民斗爭的經驗教訓”的發言,并作為周恩來軍事報告的副報告,就游擊斗爭的實際經驗向大會做了報告;會后,阮嘯仙奉命繼續留在莫斯科,負責整理總結仁化農民暴動和建立蘇維埃的經驗材料。

    堅韌卓絕,建設紅色政權寫忠誠

    阮嘯仙是中共地方黨政重要領導人,不管身處何地何職,阮嘯仙始終抱著革命必勝的堅定信念,以堅韌不拔的革命意志和堅如磐石的理想信念,馳騁大江南北,踏遍逶迤河山,用他的忠誠和擔當,用他的辛勞和熱血,在中共歷史上鐫刻了永不褪色的紅色印記。

    1929年初,阮嘯仙從莫斯科回國后,即留在中共中央機關工作。根據關于要“鞏固并擴大蘇維埃區域”和“要健全省委”的指示精神,中央決定委派阮嘯仙任江西省委委員、常委、宣傳部主任,先后擔任江西省委宣傳部部長、組織部部長等要職。11月下旬,江西省委遭敵特破壞,省委書記沈建華等黨的負責干部、共產黨員和共青團員300余人被捕殺害,阮嘯仙因一周前與省委農委書記王鳳飛到上海向黨中央匯報工作,因而幸免于難。

    1930年春,阮嘯仙奉調中共中央宣傳部工作。短短兩個月左右時間,阮嘯仙集中研究了中國蘇維埃問題,連續撰寫發表了11篇文章,全面分析了大革命失敗后中國的政治、經濟形勢,對建立紅色革命政權的必要性、重要性和可能性以及斗爭的中心策略等重大問題進行了具體的闡述,對中國共產黨關于農村革命根據地理論的創立和形成作出了積極的貢獻。5月,中共中央與中華全國總工會在上海秘密召開全國蘇維埃區域代表大會,阮嘯仙化名“王宏”,擔任大會秘書長,負責大會日常事務,并向大會作《關于蘇維埃組織法報告》。6月,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成立中共中央北方局,阮嘯仙被委任組織部部長(未到任)。9月中旬,阮嘯仙奉命從江蘇徐州返回上海后,迅即又被派赴天津工作,化名“阮笑仙”,任中共中央北方局委員,后改任組織部部長。

    1931年2月5日,河北臨時省委成立,徐蘭芝任書記,阮嘯仙由代理書記改任軍委書記。4月8日,中共河北臨時省委在天津正準備召開全體常委會議,突然會場所在地的省委招待處被國民黨特務包圍,新任臨時省委書記徐蘭芝等省委領導人及機關干部13人被捕。當天,阮嘯仙正遇哮喘“病發”,因“遲到五分鐘”而逃過此劫。4月10日,阮嘯仙一方面向中央報吿省委遭破壞情況,一方面將省委機關緊急轉移北平,并主動召集在北平的省委委員開會,與省委委員劉錫五等3人組成臨時中共河北省委,再次代理省委書記,在艱險中繼續堅持工作,直至5月8日新任省委書記殷鑒到任,阮嘯仙才改任組織部部長。

    6月26日,中共河北省委、團省委、軍委、互濟會及北平市黨團組織又一次遭敵大破壞,殷鑒、薄一波、廖劃平等20多名領導干部被捕,阮嘯仙因外出巡視再次躲過一劫,后改任中共河北省委委員。7月后,阮嘯仙以中共河北省委巡視員身份,赴沈陽指導滿洲省委工作。

    11月7—22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江西瑞金召開,阮嘯仙雖在白區未出席,但因其在黨內久負盛名,被選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63個委員之一,與毛澤東、朱德、張聞天、董必武等人一起,參加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領導工作。

    11月12日,由于叛徒出賣,河北省委代理書記馬星榮等人被捕,河北省委遭到第三次大破壞。正在沈陽執行巡視任務的阮嘯仙又躲過一劫!阮嘯仙逃脫敵特魔爪后,立即通知城內已暴露身份的共產黨人化整為零,分散隱蔽,伺機行動。面對省內絕大部分黨組織遭敵破壞的嚴峻現實,在與滿洲省委和河北省委機關均失去聯系的情況下,阮嘯仙決定只身冒險潛回上海,向黨中央請示匯報下一步的工作。但因上海黨中央機關轉移,阮嘯仙與黨失去聯系。在一次外出尋訪黨中央機關時,阮嘯仙舊病復發,倒于路上,不省人事,幸遇路人幫忙。在窮困潦倒、貧病交加和隨時隨地都有生命危險的情況下,阮嘯仙寫信給老家族叔阮鏡波及族中幾位兄長,請求給予接濟,并暗示要繼續尋我黨組織。收到家中匯款后,阮嘯仙立即謝別了熱心資助的百姓工人,利用對上海環境熟悉的有利條件,繼續四處秘密打聽黨組織的下落,直至翌年初才與中共臨時中央取得聯系,終于回到了黨的懷抱。

    1932年6月,阮嘯仙化名“曉山”,奉命以江蘇省委巡視員身份赴北平,督促河北省委貫徹北方各省委代表聯席會議決議。7月中旬,阮嘯仙又以中共江蘇省委巡視員身份,再次奔赴徐州,指導發動徐州蘇維埃區域斗爭。1932年冬,阮嘯仙擔任全國赤色互濟總會救援部部長,協助鄧中夏從事救援被捕同志和安置救濟烈屬等工作。

    1933年5月,鄧中夏不幸被捕犧牲?紤]到阮嘯仙是一名著名的共產黨員,目標很大,不再適宜在白色恐怖下的上海工作,上海中央執行局將他從上海全國赤色互濟總會調往中央革命根據地工作。10月初,阮嘯仙由中央交通員帶領,風餐露宿,幾經輾轉,來到了他向往已久的中央蘇區中心—江西瑞金,見到了毛澤東、周恩來、陳毅等久別重逢的老戰友,心情異常興奮和激動。

    根據毛澤東的提議,阮嘯仙對中央蘇區經濟狀況進行了調查研究,發現蘇區日常必需品極度匱乏,廣大軍民生活仍異常困難,中央蘇區財經管理工作問題重重。經過幾個晝夜的深思熟慮,阮嘯仙向毛澤東匯報了治理蘇區財經混亂的初步方案,得到了毛澤東的充分肯定和大力支持。1934年1月,阮嘯仙當選為中央審查委員會委員、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175個委員之一,并被選為中央審計委員會主任。自此,阮嘯仙卓有成效地開展審計,為中央蘇區經濟建設和紅色政權的鞏固作出了卓越貢獻。

    嘔心瀝血,扎根紅色審計奠堅基

    由于阮嘯仙有領導學運、工運、青運、農運和武裝、秘密工作等經驗,中共五大時就被選舉為中央監察委員會候補委員,中共六大時又被選為中央審查委員會委員。1934年1月22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第二次全國工農兵代表大會高度重視阮嘯仙關于健全蘇區審計監督制度的建議,并在大會提請中央執行委員會審議通過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蘇維埃組織法》中,第一次將中央審計委員會的隸屬關系、機構組成、主要職責、工作流程及人員配備等以法律形式確立下來。按照中央組織法規定,中央審計委員會將原由中央人民委員會領導,升格改為直接由以毛澤東為主席的中央執行委員會領導,與中央人民委員會、最高法院并列,成員由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團委任,其職權主要是“審核國家歲入與歲出”和“監督國家預算之執行”。這次對蘇區審計體制的重大變革,既強化了監督檢查蘇區財政收支執行的職能,也大大提高了蘇區審計機構的地位和權威。阮嘯仙也在此次會議上再次當選為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并在2月3日毛澤東主持召開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當選為新組建的中央審計委員會主任,成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第一位“審計長”,這充分體現了毛澤東等蘇維埃共和國領導對阮嘯仙的高度信任與倚重。

    阮嘯仙深感自己肩上的責任重大!斑@是關系到中央蘇區經濟建設的成敗、關系到紅色政權能否鞏固的大事,絕對馬虎不得!”為保衛蘇維埃紅色政權,在“一切為了前線”的口號下,受命于危難之際的阮嘯仙,虛心求教,認真謀劃,開始緊張有序地組建中央審計委員會的各項工作。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睘榇_保蘇區審計工作有法可依,阮嘯仙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對審計工作建章立制,組織起草了一份條理清晰、規則明確、程序簡便、操作性強的審計規章,于1934年2月20日由毛澤東主持召開的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團會議審查通過,規章被正式定名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執行委員會審計條例》(以下簡稱《審計條例》)。當天,毛澤東親自簽發“中字第二號”命令頒布實施這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頒布的第一部完整的審計法律文獻。條例共19條30款,明確規定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審計委員會及省和直屬縣審計分會的體制職能、權限范圍、程序規則、報告制度,以及規范審計的表格和簿記等。條例的頒布實施,標志著中央蘇區的審計工作開始步入了依法審計的軌道,為國家審計工作奠定了法制基礎。

    接著,阮嘯仙依法組建了嚴密的審計組織機構,除中央設審計委員會之外,省及中央直屬縣(市)設審計分會,中央蘇區內的江西省、福建省、粵贛省及瑞金直屬縣和部隊機關很快也成立了審計分會及有關審計機構,并有序開展各項審計工作。同時,阮嘯仙開始著手挑選審計人員。他把出身貧苦,有一定的文化和財會知識,能堅持原則、公道正派、敢于斗爭、刻苦耐勞的年輕干部選入審計機關,并進行嚴格教育培訓。為確保審計結果的客觀公正,阮嘯仙在廣泛調研基礎上,親自制定了審計工作人員“六不準”的工作紀律,要求每個審計人員都要熟記和堅決執行:不準偏聽偏信;不準弄虛作假;不準漏查和作不精確統計;不準徇私用情;不準吃館子或吃公飯,外出審查一律自帶干糧;不準收受被審人員任何物品。在阮嘯仙的努力和帶領下,中央蘇區審計工作有章可循、有規可依、有人負責、有人監督,逐步走上依法審計軌道。

    “審計工作應抓重點,黨政機關抓節支,企業單位抓增收!”在審計委員會會議上,阮嘯仙反復強調這一問題,并決定審計工作從蘇維埃中央領導機關開始,通過財務審查,促進建章立制,規范收支行為,遏制腐敗現象。這一決定得到了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和中央人民委員會主席張聞天等領導同志的支持。鑒于審計委員會剛組建,人手少、任務重,毛澤東同意阮嘯仙的請求,批準從蘇維埃政府各部抽調人員,組成“突擊隊”和“輕騎隊”,成為中央蘇區在反腐斗爭中群眾監督的一種重要方式。在阮嘯仙的領導下,中央審計委員會三駐蘇維埃中央政府機關,深入各省、中央直屬縣、各事業單位和革命團體、國有企業進行審計監督,嚴格遵循“有一點小的表現就要跟著去查”的原則,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嚴審細核,跟蹤督辦,在中央蘇區掀起了一場沒有硝煙的審計風暴。

    1934年3月,阮嘯仙親自帶領審計人員,對“中央政府”(其實是中央人民委員會)所屬各部、委、廳,包括勞動部、土地部、財政部、國民經濟部、教育部、司法部、內務部、糧食部、工農檢察部以及總務廳等機關二月份的預算進行審查。首先,“由總務廳召集各部工作人員組織突擊隊,相互到各部查閱賬目,號召節省運動,并幫助編制預算決算”。當了解熟悉情況,掌握大量第一手資料,“迨接到三月份預算時”,阮嘯仙就“直接與各部負責人,按照工作需要上來詳細檢討”,對三月份預算情況進行認真審查。在審查時,阮嘯仙特別注意查核各審查單位三月份前幾個月的預算情況,并將此與三月份情況作對比分析,得出令人信服的結論。

    經過縝密核算和查實,依期得出了審查結果,很快形成了《中央審計委員會審查三月份中央政府預算的總結》。這份審計總結報告有理有據,旗幟鮮明,褒揚成績,實事求是地指出存在問題。在此基礎上,阮嘯仙要求審計工作不僅要發現問題,更要注重解決問題。針對國民黨軍事“圍剿”和經濟封鎖造成的極端困難,以及審計發現的蘇維埃政府機關存在的貪污浪費等問題,阮嘯仙提出要裁減冗員,實行預決算,開展節約運動,節省不必要的開支。因此審查結束后,阮嘯仙又召集各部門領導及財務管理人員開會,強調編制預算的重要性。各部門領導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在審計人員的幫助下,普遍加強了相關財經管理,并及時建立了預算決算制度,財務混亂狀況得到遏制。到3月中旬再次核查時,各部當月的預算,其“工作人員由上月的849人核減到680人”“經費由上月的3678元核減到2831元”,機關開支和人員大大節省減少,審計核查工作初見成效。

    按照《審計條例》規定,阮嘯仙將《中央審計委員會審查三月份中央政府預算的總結》及時呈報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并同時抄送人民委員會主席張聞天等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團成員。毛澤東讀完審計報告,當即批示當時號稱“蘇區第一大報”的《紅色中華》予以公開發表。于是,這份經阮嘯仙精心修改并審簽的對臨時中央政府各部門預算編制情況的審計總結報告,在3月17日出版的《紅色中華》第163期第三版顯要位置公開發表,全面接受社會各界對審計結果的監督,首啟了審計結果報告在媒體公布之先河。從此,公開發表審計報告,接受人民群眾監督,作為一種制度予以堅持,從而加快了審計查出問題的整改落實,擴大了社會影響,提升了蘇區審計地位,樹立了審計權威。

    阮嘯仙認為,要保證中央蘇區黨政機關和前方戰事的供給,必須做到重點審計與全面覆蓋相結合。為此,他率領審計人員,既到中央機關各部委和國家企業這些“重點單位”,審查財政預算、決算、收入、開支和計劃等“重點問題”,又到群團組織、部分省蘇維埃政府以及軍隊后勤醫院、中央直屬縣等審查財政收支和節省運動開展情況。為鞏固新生的紅色政權,從中央到地方開展了把腐敗分子驅逐出蘇維埃的斗爭,阮嘯仙率領審計人員,借助審查賬目的有利條件,先后揭露了中央印刷廠、中央造幣廠和中央軍委印刷廠三個國有企業的會計科長貪污案,以及提供了土地部、郵政總局、互濟總會、反帝擁蘇同盟等單位領導干部官僚主義和管理人員貪腐問題線索,有力配合和協助了中央工農檢查委員會開展反貪污浪費斗爭,彰顯了國家審計聲威,分展示了黨和蘇維埃政府反腐肅貪的堅定決心,也極大地震懾了那些試圖以身試法的貪污腐敗分子。阮嘯仙也因為審計鐵面無私、精打細算,被人譽稱為中央蘇區的“鐵算盤”,中央審計工作人員被譽為“中央蘇區的經濟衛士”。

    在阮嘯仙的領導下,中央審計委員會開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審計活動,在嚴肅財經紀律、加強制度建設、預防和遏制腐敗行為、建設廉潔高效政府等方面,進行了一系列大膽有益探索,取得了顯著成績,使中央和各級政府在執行財經制度以及政府機關作風方面發生了明顯變化,尤其在反貪污腐化和反浪費斗爭中,不正之風很快得到遏制,并在蘇區節約運動中也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不僅為蘇維埃政府贏得了“空前廉潔政府”的贊譽,還為紅色審計監督事業的發展壯大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臨危受命,血灑青山阮譽傳嶺表

    1934年10月,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中央主力紅軍被迫實行戰略大轉移,阮嘯仙奉命與項英、陳毅等領導人留在贛南堅持游擊斗爭。1934年12月后,阮嘯仙奉調中共贛南省委,任省委書記兼贛南軍區政委。此時,中央蘇區的形勢一天比一天嚴峻,敵人以重兵設置重重包圍圈。面對敵眾我寡的嚴峻形勢,阮嘯仙毫不畏懼,沉著鎮定,抱病部署突圍工作。為適應戰斗環境,他將部隊化整為零,一面組織保護、疏散和安置留在蘇區的紅軍傷病員及領導干部家屬,一面廣泛開展思想政治教育,鼓勵戰士們克服困難,樹立信心,以于都、安遠、興國、信豐等縣為中心區域,廣泛開展堅壁清野,巧妙、靈活地與敵人周旋,處處給敵人以打擊,為配合主力紅軍行動和保存革命力量作出了重要貢獻。

    1935年3月,阮嘯仙帶病率獨立第六團及贛南省機關干部從于都上坪南坑山出發,往贛粵邊的安遠、信豐方向突圍。3月6日,阮嘯仙與贛南軍區司令員蔡會文,率領第二支隊突圍人員,沖破敵牛嶺、馬嶺封鎖線。當突圍至信豐縣安西鄉上逕村時,阮嘯仙不幸被敵彈擊中,鮮血如注,但他忍著劇痛,喘著粗氣,對突圍人員高呼:“為革命戰斗到底!”就這樣,阮嘯仙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年僅37歲。

    戰士們悲痛萬分,默默地向阮嘯仙的遺體致哀!贛南軍區司令員蔡會文望著遠方,臉色陰沉。他沉痛地說:“圣地埋忠骨,浩氣貫長虹。阮嘯仙同志和光榮犧牲的烈士們,同我們永別了……他們將永遠活在我們心里!”時任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辦事處主任的陳毅,在安全突圍到達信豐油山后,驚悉阮嘯仙和中央軍區總政治部主任賀昌先后壯烈犧牲的噩耗,含淚寫下了一首題為《哭阮賀》五言詩,抒發了他對革命戰友的悼念之情:

    最近同志中,阮賀足稱賢。

    阮譽傳嶺表,賀名播幽燕。

    審計嘔心血,主政見威嚴。

    哀哉同突圍,獨我得生全。

    這,就是阮嘯仙同志革命的一生、戰斗的一生,追求真理、追求進步、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的一生。他努力前行、嘔心瀝血,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用行動詮釋了革命家的精神境界,書寫了天高地闊的壯麗人生!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新征程上,我們緬懷阮嘯仙同志,不但要欽仰他的革命風骨,傳頌他的革命事跡,更要傳承他的革命遺志,完成他的未竟事業,錨定“走在前列”總目標,勇擔推進中國式現代化建設的廣東使命。

    (中共河源市委黨史研究室)


    廣東省委黨史研究室新媒體矩陣
    廣東黨史微信
    廣東黨史與文獻研究微信
    紅講臺微信
    南方+黨史精讀微信
    午夜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视,国产成人精品一区二三区,超h公用妓女精便器系列小说
  • <td id="exjm0"></td>
    <td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d>
    <table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