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exjm0"></td>
    <td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d>
    <table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able>
  • 陳云:他對南粵別樣情
    發布時間:2023-07-08        作者:       


    陳云(1905—1995),上海市青浦縣人。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的開創者和奠基人之一,是以毛澤東為核心的黨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和以鄧小平為核心的黨的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的重要成員。陳云曾多次來到廣東,在南粵大地留下了光輝足跡。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陳云經過廣東紅色交通線抵達中央蘇區。新中國成立后,陳云長期主持財政經濟工作。1951年兩次蒞臨廣東,召開會議,指導建立華南橡膠生產基地。1957年再次親臨廣東見證了第一滴乳膠的流出。1962年9月中共八屆十中全會后,陳云不再主持經濟工作,在政治上受到冷遇,“靠邊了”,他以養病為主,1964、1965連續兩年的冬天到從化溫泉療養。1973年10月,陳云最后一次踏上南粵大地,考察中國出口商品交易會并視察了黃埔港。在考察期間提出了一系列的真知灼見,主張研究資本主義、引進外資、利用商品交易所做期貨買賣。數十年來,陳云對南粵格外的關心,充滿真摯的感情。

    穿越紅色交通線到達中央蘇區

    1931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參與領導中央特科工作的顧順章在武漢被捕叛變。6月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主席向忠發在上海被捕叛變。這兩人先后叛變給中共中央機關和中央領導人的安全造成極大威脅。黨中央果斷采取行動,迅速將中央機關和中央主要領導干部轉移或撤離上海。周恩來、張聞天先后撤出上海,奔赴中央蘇區。根據共產國際遠東局提議,在上海成立臨時中央政治局,由博古負總責任,陳云是這個臨時中央政治局的6位成員之一。此后,6位政治局委員之一的的盧福坦叛變。此時,不滿28歲的陳云,對革命前途仍然充滿信心。他在一次會議上談到黨內顧順章、向忠發、盧福坦等人叛變時指出:“他們的叛變是對于階級的動搖,這一點要使下邊知道,上面叛變我們也要干,因為我們為的是階級。假使懂得共產主義的ABC,知道資本主義的必然要坍臺,我們的目的是要迅速地推動這一過程。我們是為階級犧牲的,要為階級利益而奮斗!

    當時白色恐怖日益嚴重,革命事業面臨嚴峻挑戰,臨時中央及其成員在上海難以立足。1933年年1月,根據共產國際的意見,中共臨時中央政治局決定把中央機關遷往中央蘇區。

    從上海到中央蘇區,過去曾經有幾條秘密交通線。由于國民黨的封鎖破壞,這時只剩下一條保持暢通,那就是從廣東汕頭出發,經過大埔,越過國民黨的封鎖線,進入福建永定的游擊區,再經長汀轉向贛南。此前周恩來、劉少奇、張聞天等領導人走是就是這條線路。

    1933年1月17日,陳云和博古在中央特科人員護送下秘密離開上海,乘船前往汕頭,一路上,他們身著長袍,裝扮成商人模樣。第二天抵達汕頭,同等待在那里的中央特科人員取得聯系,這是陳云第一次踏上廣東這片南國之地。他們在汕頭住了一天,先坐火車,又坐船,到蘇區邊界附近的大埔。等候在那里的,是專程前來迎接的中央蘇區保衛局執行科科長卓雄和他率領的武裝交通隊員。在卓雄等人護送下,陳云和博古進入國民黨封鎖區向閩西方向進發。為了安全,交通隊白天把陳云和博古安置在偏遠的山區隱蔽。晚上天黑下來,有人送一點紅米、紅薯、南瓜之類的給他們充饑。飯后,他們就在當地一名交通員引導下,走荒無人煙、樹木雜草叢生的羊腸小道。帶路的交通員之間互不相識,站與站之間也沒有橫向聯系,每人只負責引導一站,再由別人接替。

    盡管這樣謹慎,他們還是遇到過危險。進入蘇區邊界時,卓雄把陳云和博古安排在一個廢棄的煤坑里休息。不巧碰到國民黨軍隊搜山,滿山遍野都是敵人,而卓雄手下當時只有十幾個青年武裝交通隊員。他急中生智,帶領兩個交通隊員繞到另一個山頭打槍,把敵軍吸引過去,另一批隊員則帶著博古、陳云突圍,總算化險為夷。卓雄后來回憶說:“我看比較機警的還是陳云同志。因為他在下層工作比較多,經驗比較豐富,處理解決問題比較好!

    1月下旬,陳云一行歷盡艱險,終于由上杭縣的才溪鄉進入中央蘇區。這時一向性格深沉含蓄的陳云,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悅,笑著大聲說道:“總算到家了!”

    三次親臨廣東指導華南橡膠基地的建設

    橡膠是工業建設和國防建設所必需的的重要物資。新中國成立后,由于我國缺乏天然橡膠,再加上帝國主義的封鎖和禁運,且當時蘇聯、東歐等國也缺乏橡膠,中共中央決定發展我國自己的橡膠生產基地,由政務院副總理兼財政委員會主任陳云主持這項事業。當時廣東轄內的海南島和雷州半島在橡膠種植上有天然優勢,因此,廣東在新中國橡膠事業上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

    1951年8月,政務院作出《關于擴大培植橡膠樹的決定》,對華南種植橡膠樹作了部署。陳云還提出將南洋回來的種膠工人、科學工作人員和地方干部“這三股力量結合起來,合作進行這件事”。為了落實上述決定,1951年9月,陳云受命南下廣東,隨行人員還有林業部部長梁希、副部長李范五及林業部和蘇聯專家。在廣州,陳云主持召開華南墾殖局籌建工作會議。會上陳云傳達黨中央關于發展橡膠事業的決定,分析國內外形勢并提出在華南盡快建立橡膠生產基地的具體意見。他說:“發展橡膠生產是一場封鎖與反封鎖是斗爭,也是社會主義建設的一件大事”,“我們一定能把這項事業辦好!”11月,華南墾殖局在廣州成立,葉劍英兼任局長。隨后,葉劍英親自帶隊,調了一條吃水量為三百噸的船由廣州沿珠海、江門、陽江、湛江直達徐聞的海安。經過一個月考察,葉劍英掌握了大量關于橡膠生產的資料并把情況報告給了陳云。葉劍英在報告中提出,把華南墾殖局遷至湛江,以便就地指揮。陳云看到報告后復電表示“我們同意來電所說各點”,并告“中央農業部已商準中央教育部將中山、廣西兩大學的林業專修科改上橡膠課提前畢業(教育部另有命令),動員全國橡膠專家來華南!痹陉愒频闹苯雨P注下,一場大規模種植天然橡膠的行動在華南鋪開,全國14所大專院校的森林、土壤、氣象、勘測專業的師生也匯集廣東,為中國橡膠事業發展提供了強大人才和科技支撐。

    1951年11月下旬,陳云第二次赴廣州,主要任務是解決橡膠的種子問題。由于帝國主義封鎖和禁運,新中國無法從國際市場上得到種植所需的膠樹苗。當時獲取橡膠種子的唯一來源就是海南島原有少數老橡膠樹。對于如何解決橡膠種苗問題,陳云經過反復思考后,及時提出中國自己的橡膠母樹結的種子一粒也不能丟,都要一一撿回來,用作播種育苗。早在1951年8月2日,中央財委和林墾部就曾召集廣東、廣西、云南、四川及中南、西南、華東軍政委員會林業主管人員開會,研究橡膠樹種植計劃并依據陳云建議決定:“海南島今年要采集六十二萬斤橡膠種子供應大陸種膠各省,中南、西南、華東各省在八、九、十三個月內全力尋找印度橡膠母樹,做好播種準備工作!8月19日,陳云致電廣東負責人葉劍英,指出:“現已屆采種時期,希動員海南島各級黨政力量,于八月底前為兩廣及云南收購膠種六十二萬斤,集中于?诖\!

    1957年3月,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的陳云,再次來到廣東,了解橡膠種植生產情況,并在廣東化州縣城附近的建設農場沙堝隊的膠園見證割膠這一歷史時刻。陳云由華南農墾總局局長李嘉人一行陪同,由農場領導帶路去看一顆老膠樹,看完后又去看隊里種的橡膠樹。隊里的膠林沿山勢定植,是梯級式的。陳云在梯田里走上走下,一邊看一邊夸膠樹的長勢好?赐昶呃镪牭哪z園,陳云就到沙堝隊去了,在沙堝隊的膠園,場領導莊重宣布試割開始。男僑工手握膠刀,將刀刃貼到樹皮上,環樹身斜斜地推過去,隨著刨花似的樹皮屑紛紛落下,樹干上留下一條弧形淺溝,這叫做割線。在割線下方盡頭安好“鴨舌”(用來引接膠水的鐵制導器),開割的第一刀算完成了。陳云仔細地看著膠工的動作。當第一滴膠水滴進膠杯時,他笑著對在場的人說:“有的人說我們種橡膠沒有膠水,現在不是沒有膠水,這是大有希望的嘛!苯又,他又對李嘉人和粵西農墾局的領導說:“要一膠二林,有林就有膠。農場要邊整頓,邊發展,穩步前進!蹦z工請陳云試一試,陳云接過膠刀,在割膠工指點下往開好的割線上試割了一刀,已經沁出了膠水的割線上,膠水像珠子一樣,一顆一顆,匯成一串往下流,一滴一滴通過鴨舌滴落膠杯里。

    4月1日,陳云視察國營西聯農場,并題詞:“我國的橡膠事業雖然有幾十年的歷史,但是大規模的國營橡膠園還在初辦。我們要兢兢業業的穩步前進。只要這樣,我們是會穩步成功的!

    在陳云正確領導下,不僅打破西方權威人士“在北緯15度以北不能種植橡膠”的預言,而且還在我國北緯18—24度間地區種植成功,特別是昔日海南島和粵西地區的荒原被開墾為橡膠園,膠樹單株產量相當于1949年老膠樹的8倍,廣東的橡膠種植業為新中國初期的社會主義建設做出了巨大貢獻。

    考察指導廣交會

    在“文化大革命”的后期,復出后的陳云曾協助周恩來主抓對外貿易,研究外貿問題。新中國為了打破西方國家的封鎖,發展對外貿易、換取國家建設急需的外匯,決定開辟一條與世界交往的通道。廣州因近臨港澳、有著悠久對外貿易歷史和海上絲綢之路重要起點,而成為最佳外貿地點。1957年春季首次中國出口商品交易會(簡稱廣交會)在廣州舉辦。隨后廣交會每年春秋各舉辦一次。廣交會迅速成為中國出口創匯的主渠道,正如周恩來后來在同美國客人的談話中所說:“一年兩次的廣交會是在我們被封鎖的情況下不得已搞的,我們只好請人家進來看!

    陳云復出后一項引人注目的活動,是到廣州考察并指導1973年秋季廣交會。陳云算大賬高瞻遠矚,算小賬明察秋毫,這個鮮明的工作特點和領導風格在這次考察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1973年10月3日,陳云一行四人乘火車南下。10月7日,經過三天顛簸跋涉,到達廣州。此時的廣州少了一些炎炎夏日的悶熱,多了一絲秋天的清爽,這是陳云最后一次踏上南粵之地。下了火車,雖然風塵仆仆,但陳云沒有絲毫的疲倦,精神抖擻地與外貿部、廣東省的同志暢談廣交會的籌備情況。匯報會上他都是聚精會神,仔細聆聽他們的匯報,偶爾插上幾句話都是一針見血,直指問題的核心,當談到商品價定價時,陳云嚴肅地說:商品定價不能憑主觀愿望,而要根據市場行情。價定低了,我們吃了虧;定高了,外商不買,東西壓在那里,而且失去了國外的市場,我們也吃虧。10月16日下午,廣交會已經開幕,陳云興致勃勃參觀完展廳后,當外貿部副部長陳樹福匯報到工藝品的出口價格時,陳云說:“出口工藝品要爭取好價。適可而止,盡量多賣。今天,我看到那塊石頭,商人出價8萬元,為什么不賣?我看7萬9千我也賣。是不是今年春天批判了低價思想后,認為提價就是馬列主義,降價就是機會主義?穩價多銷不對,但高價高到賣不出去也不對!

    就是現在,期貨對很多人來說也是很神秘和專業的經濟術語,可是在1973年,中國已經在國際市場上大炒期貨,這與陳云也是密不可分的。對于期貨,在南下廣州之前,陳云曾經醞釀思考了很長一段時間?疾鞆V交會期間,對期貨他已經胸有成竹,同外貿部負責人談話時重申同五豐行(外貿部領導的中國糧油食品進出口總公司管理的香港華潤公司下屬公司)的負責人談話時所表達的觀點,再一次支持五豐行利用商品交易所購買期貨的做法。期貨交易既完成了采購任務,又賺了大錢,這樣的事情辦得再漂亮不過了。10月10日,陳云為外貿部起草了向國務院的請示報告《關于進口工作中利用商品交易所問題的請示》,認為,“利用交易所做買賣,有一定風險,但在一定條件下,可以試做”“目前,與資本主義打交道是大勢已定。我對資本主義國家的貿易已占我進出口貿易的75%。因此,我們對資本主義要很好地研究。不研究資本主義,我們就要吃虧,不研究資本主義,就不要想在世界市場中占領我們應占的地位”。

    他幽默地指出:“列寧講過:‘到共產主義時代,會用金子修一些廁所。我看,現在離那個時代還很遠!Y本主義國家市場上,因貨幣危機和供求關系的變化,商品價格反應非常敏感。外國商人認為我國購貨時只求完成任務,有時價格越漲越要買,常常乘機抬價。這點要注意!薄拔覀儜撗芯克,利用它,而不能只消極回避!薄拔覀兛梢岳媒灰姿,在大風大浪中學會游泳。因為利用交易所,可能有得有失,但必須得多失少!

    在考察廣交會期間,從國外進口3億美元的軋鋼設備問題再次被提上日程。這一方案從一開始就注定要遭遇阻力和非難!白蟆钡膭萘闹羞M行阻撓,他們主張只進口主要設備,不進口附件和相應原材料。在他們看來,連附件都要進口,破壞了自力更生的原則,“洋奴哲學”“崇洋媚外”,各種帽子時不時從一些陰暗角落里飛來。陳云斬釘截鐵地說:“正在訂貨的那套3億美元的軋鋼設備,有關的附件和原材料要一起進口。這套設備投產后可年產鋼板300萬噸,如果缺了零配件,國內解決不了,就要推遲生產,耽誤一年,就少產300萬噸鋼板,很不合算!贬槍Α八娜藥汀睋]舞的“洋奴哲學”棍子,陳云非常氣憤,擲地有聲:如果有人批評這是“洋奴”,那就做一次“洋奴”。這里所說的“有人”,顯然是指“四人幫”而言。

    肯定經濟特區并支持其謹慎穩健發展 

    1992年春天,鄧小平“南方談話”振聾發聵,響徹全國。在此前后,社會上曾流傳黨內分為“改革派”和“保守派”的說法,議論甚囂塵上,不絕于耳。對此,陳云沒有從正面回答,而是采取迂回方式作澄清。1992年6月,李先念逝世,陳云十分悲痛,利用這個機會,他專門寫了對于經濟特區的看法。他寫道:“先念同志和我雖然都沒有到過特區,但我們一直很注意特區建設,認為特區要辦,必須不斷總結經驗,力求使特區辦好。這幾年,深圳特區經濟已經初步從進口型轉變成出口型,高層建筑拔地而起,發展確實很快,F在我們國家的經濟建設規模比過去要大得多,復雜得多,過去行之有效的一些做法,在當前改革開放的新形勢下很多已經不再適用。這就需要我們努力學習新的東西,不斷探索和解決新的問題!边@篇文章公開發表在《人民日報》等全國各大報紙上,這是陳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公開全面肯定經濟特區,贊成經濟特區。

    “文化大革命”結束后,陳云重新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員會副主席,兼任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一書記。1979年7月1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批轉了廣東、福建兩省的報告,要求兩省抓住有利的國際形勢,先走一步,把經濟盡快搞上去。文件指出,可先在深圳、珠海試辦“出口特區”,待取得經驗后,再考慮在汕頭、廈門設置。這就是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中發〔1979〕50號文件,為中國創辦經濟特區拉開了帷幕。陳云作為以鄧小平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的重要成員,是黨和國家的主要決策人之一。對于在廣東深圳和珠海開辦經濟特區,他是非常支持的,只是他一貫慎重穩健的行事風格,決定了他在這件事上更加謹慎和小心翼翼。

    1981年12月22日,在中央召開的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第一書記座談會上,陳云就說過:“廣東、福建兩省的深圳、珠海、汕頭、廈門四個市在部分地區試辦經濟特區,(廣東不是全省特區,福建也不是全省特區),既要看到特區的有利方面,也要估計到特區帶來的副作用!碑敃r,不少省市都向中央要求試辦經濟特區,陳云毫不猶豫地加以阻止。他明確指出:“特區現在只能有這幾個,不能增多。像江蘇這樣的省不能搞特區,江浙一帶歷史上就是投機活動有名的地區,壞分子的活動都是熟門熟路!笨梢钥闯,陳云對試辦經濟特區態度比較謹慎。他不反對試辦經濟特區,但要求注意經濟特區帶來的負面影響,堅決不主張擴大經濟特區的范圍。1982年春節,他約請當時國家計劃委員會的幾位負責人開座談會,再次強調“現在搞特區,各省都想搞,都想開口子。如果那樣,外國資本家和國內投機家統統出籠,大搞投機倒把就是了,所以不能那么搞。特區第一位的問題是總結經驗!

    陳云這些講話,打消了其他地區辦經濟特區的想法。歷史是如此耐人尋味。也正是陳云對發展經濟特區謹慎穩健的態度,在改革開放初期,給廣東特別是深圳帶來了一枝獨秀的歷史機遇。隨后廣東一馬當先,在改革開放大潮中獨領風騷,形成了改革開放全國看廣東的局面。深圳更是創造了從邊緣漁村到現代化大都市的奇跡,成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樣本。關于要不要增加經濟特區的議論還沒有完全平息,經濟特區的經驗還來不及總結,廣東又進入了陳云的視野。

    1982年1月,新年剛過,人們還沉浸在辭舊迎新喜悅中,中紀委一份反映廣東一些地區走私活動猖獗的《信訪簡報》使一向冷靜的陳云勃然大怒。簡報反映,在廣東、福建沿海一帶,借對外開放、實施特殊政策之機,搞走私販私,有些黨員領導干部也參與進去,成為走私活動的保護傘。時任中央紀委第一書記的陳云,負責全黨的黨風黨紀及違紀案件審理工作,他將簡報批轉幾位中央常委并在批示中寫道:“對嚴重的經濟犯罪分子,我主張嚴辦幾個,判刑幾個,以至殺幾個罪大惡極的,并且登報,否則黨風無法整頓。在陳云批示旁,鄧小平又加了八個字:“雷厲風行,抓住不放”。1月11日,中共中央書記處召開會議,貫徹鄧小平、陳云等中央常委批示,決定嚴厲打擊經濟犯罪,如果哪個省市或部門的黨委優柔寡斷,熟視無睹,姑息養奸,中央將追究責任。對于這場斗爭的艱巨性,陳云作了充分的思想準備。他說:“抓這件事是我的責任,我不管誰管?我準備讓人打黑槍,損子折孫!彼貢旒涯巨D告他的子女,出門時要注意安全。那段時間,主持中紀委日常工作的黃克誠、王鶴壽成了陳云家的?。廣東領導貫徹了“要做一個清醒的、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精神,及時提出了“兩個堅定不移”的方針:對外開放、對內搞活堅定不移,打擊經濟領域的嚴重犯罪堅定不移。

    對于廣東而言,1984年,可以說是一派“陽光明媚”“姹紫嫣紅”的景象。3月底到4月初,中共中央書記處和國務院聯合召開沿海部分城市座談會,會議決定開放14個沿海港口城市,并形成了《沿海部分城市座談會紀要》。中央委托谷牧專程向正在杭州休養的陳云匯報。陳云拿到《紀要》稿,“連散步都取消了,把《紀要》看了兩遍”。他說“他是很用心看的”,看完后明確表示:“我同意這個《紀要》!辈⑶姨貏e表揚了深圳的管理辦法。他指出:“深圳有新的管理辦法,這也是‘拳頭’。這樣管理,發展得很快呀!有關深圳的報道,每一篇我都看了。要它那里搞‘拳頭’產品有困難,它的拳頭不是產品,而是管理辦法!彼_肯定特區的新管理辦法。這時“深圳效率”“深圳速度”已經國人盡知,深圳已經名揚全國。

                                        (編寫:王瑩     羅素敏

    參考文獻:

    1.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陳云傳》(上下冊),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年版。

    2.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陳云年譜》(上中下冊),中央文獻出版社2000年版。

    3.《陳云文選》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4.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陳云文集》(上中下冊),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年版。

    5.趙士剛主編:《陳云與中共黨史重大事件》,中央文獻出版社2001年版。

    6.《中國天然橡膠五十年》,中國科技出版社2004年版。

    7.竇春芳:《試析陳云對廣東經濟發展的貢獻》,《毛澤東思想研究》2013年第3期。


    廣東省委黨史研究室新媒體矩陣
    廣東黨史微信
    廣東黨史與文獻研究微信
    紅講臺微信
    南方+黨史精讀微信
    午夜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视,国产成人精品一区二三区,超h公用妓女精便器系列小说
  • <td id="exjm0"></td>
    <td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d>
    <table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