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exjm0"></td>
    <td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d>
    <table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able>
  • 朱德:保存起義的革命種子
    發布時間:2023-07-10        作者:       

    朱德(1886—1976),出生于四川儀隴一個貧苦佃農的家庭,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主要締造者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開國元勛,是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黨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的重要成員。早年,朱德進入云南陸軍講武堂學習,加入孫中山先生領導同盟會,后來,在反對袁世凱稱帝的護國戰爭和護法戰爭中成為滇軍名將。1922年,朱德同志遠渡重洋,尋求救國救民的革命真理,并在馬克思的故鄉——德國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成為中國共產黨早期黨員之一。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朱德先后擔任中國工農紅軍總司令、八路軍總司令、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并在黨內擔任重要領導職務。朱德同志身經百戰,歷盡艱險,功勛卓著,在每一個重大關頭都發揮了極其重要的歷史作用,為推翻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實現中華民族的獨立和解放,建立人民當家作主的新中國作出了杰出貢獻。新中國成立后,朱德同志不顧年事已高,在黨、國家、軍隊的重要領導崗位上,殫精竭慮,奮斗不息,為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和各項建設事業的發展,作出重要貢獻。

    朱德與廣東的革命、建設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三河壩戰斗是南昌起義軍南下廣東進行的一場重要戰斗,朱德是這一戰役最高指揮者。起義軍主力失敗以后,朱德率余部于危難之際在饒平茂芝主持召開干部會議,力排眾議,作出部隊隱蔽北上、穿山西進、直奔湘南的正確決策,保留了革命斗爭的火種。此后,他率軍轉戰粵北,進行部隊整訓,支援當地農民的土地革命斗爭。新中國成立后,他多次到廣東視察,心系南粵,在這片紅色土地上留下了光輝足跡和膾炙人口的佳話。

    “我有責任把起義的革命種子保留下來” 

    1927年8月1日,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南昌起義勝利以后,起義軍即在8月3日按照中共中央起義前的決定,開始撤離南昌,南下廣東。9月19日,起義軍占領廣東大埔縣三河壩,按照前敵委員會長汀會議的決定,兵分兩路:周恩來、賀龍、葉挺、劉伯承等率領第二十軍和第十一軍第二十四師,直奔潮汕;朱德率領第十一軍第二十五師和第九軍教育團共約4000人留守三河壩,準備抗擊從梅縣向起義軍進攻之敵。

    第十一軍第二十五師是以北伐戰爭中葉挺獨立團為基礎擴編來的一個建制完整師,下轄第七十三團、第七十四團、第七十五團,是起義軍戰斗力強的主力之一。在三河壩要迎擊數倍于己的敵人,既要保存自己實力,又要完成阻擊敵人的任務,這需要指揮官積極部署和正確指揮。10月1日,朱德帶領師長周士第等人,到實地查察看地形,決定把部隊轉移到三河壩對岸的東文部、筆枝尾山、龍虎坑、下村一地布防,將指揮所設在龍虎坑東邊高地。朱德還要求部隊連夜構筑陣地。他向大家仔細講如何構筑工事,如何防守陣地。朱德這個決策,使起義軍處在易守難攻的地形,對于有效阻擊敵人的進攻,起到了重要作用。隨后,他進行戰前政治動員。據時任第七十五團團部參謀的廖運周回憶:“朱德同志動員我們:要堅守三河壩,牽制敵人兵力,為向海陸豐進軍的我軍創造有利條件”,同時,“他指出:我軍絕大部分都是農民出身,革命的軍隊必須與農民結合,才能取得革命勝利。他號召我們要發揚會昌殲敵的精神,保持鐵軍的榮譽,戰勝來犯敵人!敝斓碌闹v話,極大激發了官兵英勇作戰,戰勝敵人,為主力創造條件的信心和勇氣。戰前進行政治動員,此后也成為人民軍隊的光榮傳統。此時國民黨軍錢大鈞部2萬多人向三河壩撲來。10月3日敵軍對起義軍進行兩面夾擊。在面臨敵軍數倍于己的情況下,朱德果斷作出撤出戰斗、去潮汕追趕主力的決定。這是保存第二十五師實力、保存南昌起義軍余部的正確決策。

    朱德率領部隊抵達饒平茂芝時,才得知主力部隊在潮汕失敗的消息。敵軍大敵壓境,起義軍孤立無援,沒有了前敵委員會,沒有了主力部隊,官兵心情沉重,人心混亂,部隊何去何從?在失敗主義情緒籠罩全軍的關鍵時刻,朱德作為這支隊伍的最高領導人,毅然肩負起為黨保存革命火種的重任。

    為了統一官兵思想,把部隊帶出危險境地,10月7日,朱德在茂芝主持召開干部會議。介紹了起義軍潮汕失敗的情況后,他說:起義軍雖然失敗了,但是“八一”起義這面旗幟不能丟,武裝斗爭的道路一定要走下去。我是共產黨員,我有責任把“八一”南昌起義的革命種子保留下來,有決心擔起革命重擔,有信心把這支革命隊伍帶出敵人包圍圈,和同志們團結一起,一直把革命干到底。

    在朱德的主導下,會議大致形成如下的意見:一是要盡快找到上級黨組織,以便取得上級的指示。二是要保存這支隊伍,作為革命種子,必須找到一塊既隱蔽又有群眾基礎的立足點。湘粵贛邊是敵人兵力薄弱的地方,是三不管地帶,這一帶農民運動搞得早,支援北伐軍最得力,應以此作為立足之地。三是鑒于現在敵強我弱,我軍孤立無援,行動上要隱蔽,沿邊界避敵穿插前進。四是繼續對全軍做艱苦的思想政治工作,要發揮黨團員、干部的先鋒模范作用,堅決扭轉對革命失卻信心的混亂思想,防止自由離隊、攜槍逃跑,甚至小股叛變等事故。會議最后決定:部隊隱蔽北上,穿山西進,直奔湘南。

    10月16日,朱德率領從三河壩撤出的部隊和從潮汕地區退下來的零散部隊共2500余人,從饒平出發,經福建、奔赴湘南、轉戰粵北。

    “要有革命的意志,也要有革命的本領” 

    1927年6月至1928年11月,中共在粵北仁化地區組織領導了長時間的農民暴動,仁化暴動被譽為“農民暴動中最偉大的戰斗”。仁化暴動和海陸豐暴動一起,為大革命失敗后黨領導的農村革命運動燃起了希望之火。朱德帶領南昌起義余部來到仁化,對仁化暴動做了很多具體工作,做出了重要的貢獻。仁化的革命形勢,是在“朱德到董塘殺了幾十個豪紳地主之后才大大的發展”起來的。

    1927年10月,朱德率領南昌起義軍余部從茂芝出發,途經“天心圩整頓、大余整編、上堡整訓”贛南三整之后來到湘南。此時駐防廣東韶關和湖南汝城一帶的是國民革命軍范石生第十六軍。范石生同我黨有著統一戰線關系、又是朱德云南陸軍講武堂的同學,和蔣介石有很深的矛盾,想與朱德聯合反蔣。

    為了保存革命的火種,穩定隊伍,補充裝備,獲取給養,謀求發展,經過黨組織討論通過,朱德決定與范石生達成暫時合作。范石生同意“朱德所部是共產黨的部隊,一切行動聽從共產黨的調動;補充的物資完全由朱德支配;部隊內部如何組織,訓練工作如何進行,完全由朱德決定,別人不得干涉等條件”。朱德以“王楷”的化名被任命為第十六軍總參議、第四十七師副師長兼第一四〇團團長。范石生隨即給朱德部配發子彈、軍餉和軍需用品。朱德率部在湘南汝城、資興一帶活動時,接到中共廣東省委指示:支援廣州起義,并率部向粵北仁化進發。12月9日,朱德率部進入仁化城口,10日到達董塘。

    朱德率部到仁化后,立到投入當地轟轟烈烈的革命活動中。他帶領隊伍宣傳黨的八七會議精神,調動群眾積極性;恢復黨組織和群團組織,有效動員群眾;組建獨立團,強化地方軍事組織;輸送和數育干部,培養暴動領導力量;處決土豪劣紳,打擊反革命器張氣焰。這些活動很快就把仁化的革命形勢推動起來。

    12月12日,朱德部隊日夜兼程南下支援廣州起義。14日在韶關得知廣州起義已失敗,于是轉駐曲江犁鋪頭進行休整。朱德率部轉戰閩、粵、贛、湘以來,沒有機會進行較為正規的訓練。在犁鋪頭,朱德根據多年積累的軍事知識和實踐經驗,以及南昌起義以來我軍作戰的經驗教訓及其特點,親自編寫了步兵操練和軍中勤務兩類軍事教材。由教導隊按照新教材進行緊張的軍事訓練。在教導隊開課的第一天,朱德親自授課,他說:“我們要鬧革命,要有革命的意志,也要有革命的本領”“你們是革命軍隊的骨干,學好了,就可以把本領傳到整個部隊中去”。課后,又將學員帶到預定的演習場,進行對抗演習,他親自指揮,親自講解,親自示范,言傳身教,嚴格要求。他親自主持軍事訓練。在軍訓中,他提出了“有把握的仗就打,沒有把握的仗就不打,不打就‘游’”的開展游擊戰的軍事原則,開展全面練兵,有效演練避實就虛、機動靈活的游擊戰術和創新的戰斗隊形,從而提高了指戰員的戰術水平和部隊戰斗力。這些教材直到后來上了井岡山后,還是部隊戰術教育重要材料,其中的作戰原則,逐步形成紅軍的游擊戰戰術。在朱德的領導下,部隊經過休整、訓練和動員,指戰員的戰術水平和部隊的戰斗力得到很大提高。

    在犁鋪頭期間,朱德先后收到中共中央兩次來信,指示他們要聯合當地農民,開展武裝斗爭,進行土地革命。朱德執行中央指示,組織官兵深入鄉村發動群眾,幫助恢復農會,發展農軍,兩次派兵支援曲江西水農民暴動。12月底,朱德與毛澤東派來的代表何長工取得聯系。何長工報告了毛澤東上井岡山的情況和他這次受命下山的經歷;朱德介紹了部隊南下的經過和前段時間派毛澤覃到井岡山找毛澤東的詳情。第二天,朱德給何長工一封介紹信和一些路費說:“希望你趕快回到井岡山,和毛澤東同志聯系。我們正在策動湘南暴動”“我們這兩支部隊要經常聯系,將來部隊力量要集中”。

    1928年元旦過后,朱德接到范石生派人送來的密信,要求朱德率部速離犁鋪頭,自謀出路。原來蔣介石已經得知朱德隱藏在此,正在調兵前來夾擊,并電令范石生逮捕朱德并解除其武裝。朱德也接到中廣東省委通知,要他率部脫離范部,到廣東海陸豐與廣州起義余部會合。隨即,朱德以“野外演習”為名,率部撤出犁鋪頭,到達仁化時,發現國民黨軍已截住去路,便折回北進。隨后舉行湘南起義,之后又上井岡山,與毛澤東領導秋收起義部隊實現偉大的會師,匯成紅色革命洪流,開創了中國革命新局面。

    “過去帶頭打仗,現在要帶頭開荒搞生產” 

     1957年1月和1963年12月,已古稀之年的朱德兩次到湛江視察。他深入農場墾區、水利工地、港口、工廠,談建設,問生活,既為湛江人民的建設成就而驕傲,又時刻關心著群眾的生活狀況。他身居高位,卻始終把自己看作人民的勤務員,誠懇謙遜、清廉儉樸,多年來一直被湛江人民所稱頌和懷念。

    1957年1月27日,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和中央軍委副主席的朱德總司令來到位于湛江市郊的湖光農場,看望響應黨中央號召,脫下軍裝來到雷州半島種植橡膠的農墾戰士。

    雷州半島位于祖國大陸南陲。新中國成立之初,鑒于當時帝國主義對我國實行全面禁運、封鎖政策、抗美援朝戰爭以及即將來臨的工業化建設對重要戰略物資——橡膠的急需,中共中央作出了“一定要建立我們自己的橡膠生產基地”的決策。為迅速建立華南橡膠生產基地,黨中央在人力、物力和財力方面給予了大力支持。為響應并落實上級號召,中共高雷地委從人民解放軍第四十三軍轉業干部、土改工作隊員中選調大批干部,并動員粵西、粵中、粵東各縣翻身農民、城市居民和歸國貧僑等約10萬人組建各級墾殖場。1952年8月,以中國人民解放軍一個建制師為主的干部、戰士約7000人組成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林業工程第二師到達雷州半島。隨后以這支隊伍為骨干,雷州半島大規模的橡膠種植開始展開。到1952年底,粵西地區共建立了10個墾殖所,154個橡膠墾殖場。湖光農場就是在這個時候創建的,農場職工大多是原解放軍十二兵團第六十四軍一五九師和第四十三軍的干部和戰士。

    當朱德在當地軍政領導人陪同下來到湖光農場時,正在勞作的工人很快就認出這是他們愛戴的總司令,不禁歡呼雀躍起來。朱德環顧四周,看見場部除了兩間瓦房外,其它都是茅草棚,便握住場黨委書記唐占甲的手說:“你們的條件很艱苦喲!都是住茅房?”“要注意防火,防臺風!闭f到臺風,朱德關切地詢問起1954年8月29日的5413號特大強臺風和1955年1月中旬罕見的特大寒流襲擊的損失情況。當聽說由于茅草房全被臺風吹倒,干部職工全部住到附近老百姓的家里時,朱德動情地說:“農民的貢獻很大喲!獻出了土地,又無私地幫助你們,農場發展以后,不要忘了他們!碑斦f到70%的橡膠小苗受寒流襲擊被凍枯,但經過一年的精心護理后,被凍枯的橡膠苗90%以上又萌芽、茁壯復生的情況時,他沉思了片刻,說:“搞單打一不行,要搞多種經營,要一業為主,多種經營,以短養長!彼麖娬{指出,要關心群眾生活,想辦法把職工生活搞好!安灰つ拷ㄞk公樓、燈光球場,要發揚軍隊的作風,弄幾個柱子一豎,那里都可以打球!彼儐柛刹繀⒉粎⒓觿趧。當聽說場里規定干部要參加勞動時,朱德說:“干部參加勞動好!一不會犯官僚主義,二不會脫離群眾,三不會瞎指揮”“你們要官兵一致,不要搞特殊化!痹诼犎∮嘘P工作匯報后,朱德高度贊揚部隊轉業官兵創業精神,他說:過去你們是戰斗隊,現在你們既是生產隊又是工作隊,一旦打起仗來,你們還是戰斗隊,“你們過去帶頭打仗,現在要帶頭開荒搞生產”。他鼓勵大家大種橡膠,打破帝國主義的封鎖,建設國防;要發揚南泥灣自力更生的精神,大搞多種經營,為國家承擔一部分困難;要把荒地全部開墾出來,發展熱帶亞熱帶作物,加工后出口,換取外匯來買機器,為國家作出新貢獻。他還特別指出:“你們的擔子很重,既要發展生產,又要保衛祖國的南大門。中央決定調王震同志來主管農墾事業,你們要好好干!

    朱德的視察及指示,給廣大農墾戰士極大鼓舞,他們牢記朱德“種好橡膠,發展生產,鞏固國防”的囑托,積極投身到火熱的社會主義建設中去,戰勝種種自然災害,使橡膠在雷州半島扎根并得到大面積種植發展。

    1963年1月22日,時任全國人大委員長已經77歲高齡的朱德再次來到湛江。此時,湛江人民為改變歷史性苦旱面貌,在各級黨組織的領導下,自1958年開始自力更生、土法上馬大辦水利,取得顯著成效。特別是雷州青年運河特大型水利工程和湛江堵海工程,更是聞名全國。朱德這次到湛江,重點就是視察上述兩項工程。

    雷州青年運河是一個以農業灌溉為主的,并結合防洪、發電、航運、養殖、城鎮供水的多目標綜合利用大型工程。灌區覆蓋雷州半島的廉江、遂溪、?、吳川和湛江市郊區的大片土地。在當時物資缺乏、設備簡陋、資金短缺的情況下,湛江人民以自費公助的形式共出動了民工30多萬人,投入工日7880萬個,完成了土方6580萬立方米,石方87萬立方米,建成了蓄水11.44億立方米的“人造! 鶴地水庫,建成了271公里長的青年運河總干渠和五大干渠以及總長5000多公里共4039條支、斗、毛渠、2900多座建筑物。這些配套工程與鶴地水庫連在一起,在雷州半島形成一個縱橫交織的供水網,為改變雷州半島的苦旱發揮了巨大作用。

    朱德在視察運河時,動情地說:“人民的力量最偉大!”了解到水利工程出動了那么多的民工,朱德關切地詢問:“民工吃什么?能不能吃飽?”他一再強調:“一定要讓群眾吃飽!”在聽取了湛江地委副書記謝永寬匯報經過幾年的對國民經濟調整,湛江地區農村已全面實行以生產隊為基本核算單位,農民的生產積極高漲,全區經濟形勢已好轉的情況之后,朱德欣慰地點了點頭,要求湛江地委要加強土特產出口,多創外匯,搞好建設,改善人民生活。

    朱德委員長生活簡樸,輕車簡從,用餐也極為簡單,從不搞特殊化。他總是將自己置身于普通群眾之中,以謙和態度與干部群眾打成一片。不管在工地、墾區、港口或下榻招待所,他都主動與工人、農民、服務員握手,或揮手致意,愛民之心溢于言表。他隨身帶著一個小本子,上面記滿了他在湛江遇見到的人和事。在視察湛江港時,當他得知港務局副局長王樹棠是四十三軍的轉業干部,便馬上詢問他在部隊的情況,并一一記在筆記本上。在離開大渡槽與陳華榮等人握手道別時,朱德也拿出隨身帶著的小本子,說:“請你們在本子上簽個名!彼钦\懇、謙遜的態度令人萬分感動。多年以后,當事人說起這事,仍十分動容。


    (編寫:羅素敏)


     


    參考文獻:

    1.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朱德年譜》(新編本,上中下冊),中央文獻出版社2006年版。

    2.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朱德傳》(修訂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6年版。

    3.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輯委員會編:《朱德選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4.中共黨史人物研究會編:《中共黨史人物傳》之《朱德卷》,陜西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

    5. 廣東省武裝斗爭史編寫辦公室編:《馳騁南粵卷巨瀾--朱德同志在廣東的革命活動》,廣東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6.庹平主編:《朱德與中共黨史重大事件》,中央文獻出版社2001年版。

    7.《朱德自述》,國際文化出版公司2009年版。

    8.符銘:《朱德視察湛江》,載《廣東黨史》1997年第5期。

    9.王新生:《朱德與三河壩戰斗》,《廣東黨史與文獻研究》2017年第9、10期。

    10.劉學民、劉克明:《重溫朱德與茂芝會議》,《黨的文獻》2018年第1期。 

    廣東省委黨史研究室新媒體矩陣
    廣東黨史微信
    廣東黨史與文獻研究微信
    紅講臺微信
    南方+黨史精讀微信
    午夜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视,国产成人精品一区二三区,超h公用妓女精便器系列小说
  • <td id="exjm0"></td>
    <td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d>
    <table id="exjm0"><strike id="exjm0"></strike></table>